“红色堡垒”指挥抗战 “红色电波”化解险情(2)

广东在线 2021-03-26 08:09:32
浏览

陈培育:1947年我出生在沈所八一村,父亲是村里的游击队员。在我出生的前两年,我们村外营围楼发生一起惨案,112名群众被国民党军队杀害,其中就有我的家人。从记事起,母亲就给我讲这些事情,所以,从小我就对村里的历史和遗址情况非常熟悉。也是这个原因,我经常被村委叫去,免费为外地游客讲解这段历史。

刚开始没有身份、没有工资,就算这样,我也坚持去讲解,就是想让年轻人知道,在革命战争年代,革命老前辈为我们浴血牺牲是为了什么,是怎么换取到了今天的幸福生活。

中共广东省委机关迁到红围期间,日新小学是一个地下交通站。2006年,县里在日新小学建立八一村革命历史展览馆,当时红围、展览馆和外营惨案旧址围楼这些革命遗址缺一名管理员,大家不约而同都举荐我去,后来我就成了沈所镇红色革命遗址的管理员和解说员,这才有了正式身份。

羊城晚报:您的工作包括哪些内容?现在年纪大了,准备什么时候退休?

陈培育:每天早上,第一件事就是把我们八一村革命历史展览馆打扫干净,再到红围修剪草地、清理杂草、扫垃圾,再到八一村革命烈士陵园搞卫生。如果有游客来了,我就去做好解说工作。

我年纪大了,耳朵也有点不太好使,说话声音就比以前大,他们开玩笑叫我“大声公”。这几年,我在深圳的侄女也经常打电话来,要我去深圳养老,我不愿意去。我要一直守在这里,直到守不动的那天。